我想奶奶了
2017-02-13 07:40:31
  • 0
  • 1
  • 6
  • 0

李航帆

(伯父当年制作的爷爷奶奶遗照)

在本专栏前一篇小文《徒步遐思》里,我写到看着走路极不稳健的八十岁老人时想到了未来的自己,想到了年迈的妈妈,想到了离世多年的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又翻看了存在手机相册里的爷爷奶奶遗照,突然格外想奶奶了。

在很多场合跟人说起过爷爷,说起爷爷跟我讲当年拖家带口躲进深山跟日寇周旋,怎么保护一大家人赖以生存的那一点粮食。爷爷还跟我讲过不少民间神话故事,可惜好多我都忘记了。但很少跟人说起过奶奶。

奶奶除了慈祥,似乎并未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突然特别想奶奶她老人家,确切的说是想起了她的一段往事,想起了她端给我吃的半碗饭。

爸爸又坐在火炉边上咳嗽了。从我记事起,爸爸就患了支气管哮喘,咳嗽特别厉害,一到天气冷的时候尤甚。这病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根治,何况在二十多年前,更重要的是我们家根本就没钱给老爸治病。

肯定是听到了爸爸的咳嗽,奶奶端着半碗饭进来了。饭上面有两块腊肉,还有青菜。奶奶走进我家把半碗饭递给爸爸,爸爸怎么也不肯接,对奶奶说妈妈马上就要回来做饭了。奶奶什么也不说,就一个劲的把饭往爸爸手里塞。拗不过奶奶的执着,爸爸接过了半碗饭。

我们家和爷爷奶奶都住在有着五个大天井的祖宅,中间就隔着两堵墙。空旷的祖宅根本就没什么隔音效果,爸爸的咳嗽爷爷奶奶听得一清二楚。

闻到了腊肉的香味,我往肚里咽了口口水,走出了家里,走到外面晒太阳去了。

大概过了几分钟吧,奶奶也走出来了。奶奶是小脚,裹过的。奶奶走得很慢,但很稳。她走到我身边,牵着我的手:崽,跟我来。

我不知道奶奶叫我干什么,跟在后面走进了奶奶家厨房。奶奶把半碗饭端到我手里。那半碗饭似乎比爸爸的半碗饭要少一点,上面也有两块腊肉,不同的是没有了青菜,加了一调羹香喷喷的辣椒粉。奶奶对我说:崽,把这饭吃了,端到外面去吃。

我没有跟爸爸一样推脱,听了奶奶的话就把饭端出来了,端到堂屋里。不得不说,奶奶家的饭菜就是比我家的饭菜好吃。最多两分钟,半碗饭就被我吃得干干净净。

要说奶奶家的饭菜比我们家的饭菜美味,倒不是说奶奶的厨艺比妈妈的厨艺好多少,就是奶奶家饭菜的油水比我们家饭菜油水厚吧!

自从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不能劳动之后,赡养二老的义务自然而然就落到了爸爸、伯父还有两个叔叔身上。爸爸和两个叔叔每年都会给爷爷奶奶两百斤稻谷,杀了过年猪后要给爷爷奶奶二十几猪肉、几斤猪油。伯父因为一直在乡镇在县城工作,买稻谷买猪肉也不现实,他就负责爷爷奶奶的穿衣和零花。在爷爷奶奶身上,伯父的付出一点不比爸爸和叔叔少。反正,在赡养老人的问题上,爸爸和伯父叔叔从来就没有过争执,脸都没红过,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姑父姐夫们每年也会给爷爷奶奶不少钱物)。我现在都弄不明白爷爷奶奶一年600斤稻谷怎么够吃(600斤稻谷脱壳后最多400斤大米),他们每年还要招待不少客人,比如伯父一家还有姑姑姑父姐姐姐夫们。

我记得很清楚,爷爷奶奶每天都只吃两顿。早饭九十点钟吃,晚饭下午四五点吃。爷爷年纪大了眼睛很不好,已经不能自理,每餐都是奶奶做好了饭先端给爷爷吃然后自己再吃。他们的饭量也小,每顿就是一小碗!

扯远了。回到我吃完了奶奶给我的那半碗饭上吧!

我吃完了奶奶端给我的半碗饭,把饭碗送回奶奶房里的时候,看到的一幕把我惊呆了。

我看到爷爷坐在火炉旁摸索着吃饭,奶奶正端着一碗米汤在喝。刹那间我明白了,奶奶给我们祖孙三代都盛过饭之后,锣罐里已经没有饭了。她自己只能喝点米汤充饥,一直到下午四五点才有晚饭吃。

说到锣罐和米汤,现在的00后肯定都不知道为何物。

(上面几张图片就是锣罐)

终奶奶一生就没用过电饭煲高压锅之类的现代化厨房用品。她一直都是用锣罐和柴火做饭炒菜。奶奶用的锣罐比上面图片的锣罐小多了,就像现在的电饭煲从一两人到十几人用的都有,那时候的锣罐也有一两人到十几人用各种不同大小的。锣罐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一直是我们农村做饭不可或缺的工具,直到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才慢慢被电饭煲代替。锣罐最开始都是铁质的,到后来出现了铝制锣罐。铝制锣罐比起铁质锣罐来做饭熟得更快,应该是铝比铁传热更快的原因吧!

锣罐做饭的程序跟电饭煲不同。先把锣罐放在烧旺了火的灶膛上,再往锣罐里倒入洗好的米,把锣罐盖上,用大火把加入了米的水烧开。在烧开的过程中,米汤(水因为有了米汁的渗入就是米汤了)会溢出来,这时候可以揭开盖子扬汤止沸,也可以把勺子在锣罐里搅拌,但不能釜底抽薪。等米粒煮到八九成熟了,把锣罐从灶膛上提起来,盖上盖子,滤出米汤。滤出米汤后,锣罐里就只剩下八九成熟的米饭了,然后用筷子把米饭扒平整重新放灶膛上,这时候就不能用大火了,只能用小火煮几分钟。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控制好火候和时间,火大了或者时间长了,锣罐底部就会有锅巴(我们土话叫它饭壳)。稍微有点金黄色的锅巴还很好吃,有时候我们都特意弄点锅巴吃。但是如果时间太长或者火候太大,就会烧成黑乎乎的锅巴,就不能吃了。

又扯远了。

看到爷爷在摸索着吃饭奶奶在喝着米汤,我刹那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我什么都没说,我从奶奶家走了出来。我想起来奶奶以前也经常盛饭给我吃,也会盛饭来祖宅玩的堂弟吃(那时候叔叔已经另建了新房不在祖宅居住),那奶奶把饭给我吃了给堂弟吃了是不是她自己就没饭吃了或者说只能吃个半饱?

从那以后,只要是爷爷奶奶吃饭的时间我都会跑出去玩。记得有一次堂姐给爷爷奶奶带来了肉和猪脚,快吃饭的时候听到奶奶在叫我,我想肯定是又在叫我吃饭,我装着没听见一溜烟跑出去好远,一边吃一边往肚里吞口水。

我是很想很想吃爷爷奶奶家香喷喷的饭菜的。但是,我忍住了!

今天,我的生活虽谈不上宽裕,但怎么说都是吃穿不愁了,也能更好的孝敬爷爷奶奶爸爸了。可惜他们都走了。

◆不白说:
爷爷奶奶爸爸,我想你们了,希望你们在另一个世界里安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