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在头顶上
2017-03-26 17:35:39
  • 0
  • 1
  • 3
  • 0

李航帆

曾经,不白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不相信人死后有灵魂,不相信世间有轮回,不相信人作恶后有报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白变了。现在的不白,相信人死后有灵魂,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相信人在做事天在看!

“天在头顶上。”

——这句话不白从小时候就经常听大人说起。妈妈说过,婶婶说过,邻居说过,村里好多乡亲都说过。每当村里有人因为各种小事闹矛盾纠纷却又没人能够明断是非的时候,双方或者多方当事人都会用这句话来反击对方也用来宽慰自己。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种不错的方法。

事实也证明,在乡村邻里,不管发生了什么口角、纠纷,在短则十天半月长则三五年过后,都会真相大白于天下。只是在乡下,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乡亲们用“天在头顶上”来反击对方只是一种自我减压的方法,应该类似于现在城市里那种心理医生的心理疏导吧?几乎所有乡亲之间因为误会发生的矛盾、纠纷都在真相大白后相逢一笑泯恩仇。不对,就是相逢一笑,淳朴的乡亲们只有恩并无仇!

自从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后,不白就更加敬畏头顶上的天了。

2014年4月16日,不白家乡武宁县,政府白天在某乡镇河道里大张旗鼓的挖出、披红戴彩的运走当地农民发现的乌木后,晚上就发生了轻微地震。历史上武宁并不是地震频发地,史书也没记载过武宁发过什么地震,武宁人的记忆当中还是05年临县瑞昌地震对武宁有一点波及而已。

4月17日零点过后,不白发了一条微博:

#不白说#白天挖出乌木,晚上就发了地震。这是巧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但恰恰就是这巧合难以解释。我不唯心,但这事不可全信亦不可不信。4000多年的东西,凭什么说挖就挖?虽是事后诸葛亮,但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没有敬畏最可怕,天变足以让人警醒。晚安!

说了这么多,不白其实想说、要说的是,在这两天新闻的最热门也就是于欢刺死辱母者的案件中,那个死者杜志浩纯粹就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是老天都看不惯他的作为,让他去作死。且看老天是怎样让杜志浩去作死的。

杜志浩和一伙歹徒对于欢及于欢母亲的侮辱、殴打、亵渎就不说了。从于欢刺杀他后说起吧:

据媒体报道:

在办公楼门口,于秀荣迎面看到,(被于欢刺杀后的)杜志浩捂着肚子走出来,“他还说了句,这小子玩真的来。我的迈腾呢?”其他人也陆续走出办公楼,开车离开。
杜志浩等人受伤后,自己开车去了冠县人民医院。于秀荣的老伴说,事发后他曾去医院打听,杜志浩因琐事还在医院门口跟人发生争执。

杜志浩被于欢刺杀受伤后,不是打110报警也不是打120叫救护车,而是自己开车去医院,说明他的伤情并不是太重,最起码不足以致命。如果及时救治,肯定不会死亡。

但是老天肯定早就看不惯他的作为了,硬是安排他在医院门口跟人发生争执。换做任何另外一个人,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哪怕天大的委屈也先忍忍,就算是不共戴天之仇也先放下等治好了伤再来报仇吧?可这小子偏不,他非要跟人争执一番再去治疗。好,你争执吧,阎王一气之下,勾了他的生死簿!

看到文章最后,不白更加震惊了,原来杜志浩先前还身负这样一桩命案:

死者杜志浩出生于冠县斜店乡南史村,因在家中排行老三,被人称为“杜三”。
南史村一名村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杜三常年不在家,一直住在县城或东古城镇,给村民留下的唯一印象是,因琐事“揍他舅舅”。
杜志浩曾因一起交通肇事案被冠县东古城镇人所熟知。2015年9月30日,东古城镇一名14岁女学生被撞身亡,身首异处,肇事司机逃逸。
这名女学生的母亲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肇事当天杜的父母来给她送过东西。她后来收到了中间人给的28.5万元赔款,但自始至终没见过肇事者一面。“交警说抓不到人。我一个农民能怎么办呢?不然他得坐监狱,他要坐监狱也就不会死了!

看到这里,不白更加坚信,这个杜三的死就是老天的安排,就是在头顶上的老天对他作恶的惩罚!

瘪三(他叫杜三,不白更想叫他瘪三)撞死了人,死者父母作为一届农民拿他没办法,交警也“拿他没办法,抓不到他”。农民拿他没办法,警察拿他没办法,好吧,当前面那些人都对这个瘪三毫无办法的时候,于欢的刺刀对他有办法,当于欢的刺刀还不足以让他致命还能让他自己开车去医院治伤的时候,老天看不下去了,特意安排了人在医院门口,让瘪三跟人发生争执,这个瘪三果然上了老天的当,拖延了治疗时间,一命呜呼了!

【不白说】
人在做事天在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