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遐思
2017-02-11 16:49:24
  • 0
  • 0
  • 0
  • 0

李航帆

本专栏开好久天窗了。

过年这段时间真的有些话想说,想把这些话想表达的一些浅见通过专栏推送出来,但却开了这么久天窗,实在是对不起那些不离不弃的粉丝。之所以这么久没有更新,一是因为去年底回家过年时电脑没带回家,二是过年期间很多时间的安排不确定性以及自身的惰性在作祟!

说点什么呢?说说前几天下午从县城徒步回家的一点见闻吧!

前几天下午,从县城办完一点私事,突然有一种想徒步回家的欲望。

说走就走,从县城到家里也不远,六公里左右,不快不慢的走,一个多小时应该就能到达,还可以顺便看看沿途风景。

途经武宁灯饰城时,一辆面包车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原来是弟弟开车从县城回家。他让我上车,我说不坐车了,想走走路。由于我的坚持,他开车走了。

弟弟开车走了,我也继续我的徒步。大概走了几百米,到了一家电子公司门口,一个老人问我花棚村怎么走。我说我就是去花棚的,您老人家跟我一起走吧!

老人很高兴。我们边走边聊。言谈中得知老人八十岁了,他是准备从家里去县城的,但是走到半路突然不想去了。准备返程却发现有点迷路。我告诉老人这地方到花棚至少还有三四公里,要不打个电话让你家人来接你吧。老人连忙说不用,坚持自己走回去。

我跟老人朝着家里的方向一起前进。老人言谈清晰,但是步伐很不平稳,平衡感特别不好。宽阔的水泥马路他不走,总是趔趔趄趄、歪歪扭扭地走到马路边坎坷不平的地上去。马路边上可能是乱石,可能是黄泥,可能是砖块,还可能有泥泞和积水。我对老人说,你不要总走边上去,边上坎坷不平,容易摔跤。老人说年纪大了,走不稳了,总是不由自主的走到边上去。

原来是这样,我就跟在老人后面慢慢地走。老人虽然走得不平稳,但速度还不是太慢,我也不赶急,正需要慢慢的走走来调节下心情。

老人趔趄着,有好几次差点摔倒,有一次都摔倒了。我没有去扶他,我确信老人自己可以爬起来,事实也证明了我的判断。

大概走了二三十分钟,走到另一家工厂旁边的一条分岔小路时,老人说要走小路回家了。原来老人家比我家近,虽然从地质灾害严重的老家鲁溪镇西屏村搬到现在的家新宁镇花棚村已经好几年了,但在家里呆的时间不多,对除自己那个自然村之外的其他自然村还真很不熟悉。

我对老人说那您自己小心。

目送着老人远去的背影,想起老人趔趄甚至摔倒的模样,我的心里泛起一阵悲凉。在不久的将来,我是不是跟他一样甚至比他走得更加不稳健更加趔趄摔得更加厉害呢?突然间,也想到了跟他一样年迈的妈妈,想到了已经离我远去多年的爷爷奶奶和爸爸......

跟老人分路了,我继续徒步回家的行程!

后面传来电瓶车的喇叭声,我转头一看,一个跟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兄弟把车停我身边,笑容可掬地叫我上车,说他带我一程。我忙不迟迭的说谢谢,然后告诉他不用了想走走路!

我跟他素不相识,他却主动停车主动招呼我搭顺风车。人间处处有真情啊,感动!

路边这根电线杆上的字样又让我驻足!

西坪线。又让我想起了老家西屏村。西屏,很多时候也被我们写成西坪。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怀旧这么多愁善感了?我是怎么了?

我找不到答案!

经过一个小时15分钟的徒步,终于到达花棚村部接近自己家!

清风路,花棚村村部,党员教育基地,廉政文化广场,武宁县工业园。看到这个路标,又想到了很多。

真希望我们的政府和公务人员清风两袖,真希望我们的每一个村部、县政府大楼、省政府大楼甚至中南海都像白宫一样对国民免费开放,真希望中国的每一个工业园区都能够在确保环保的前提下为中国的GDP贡献力量而不是园内杂草丛生、污水横流!

终于到家了!

路灯高耸,照亮未来的路!

◆不白说:
这条路,是一条民主、自由、人权的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